欢迎您!来到石家庄市长安区人民法院官方网站!

石家庄市长安区人民法院

Shijiazhuang city changan district people court

公正司法 廉洁高效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 案件快报

案件快报

<返回

名为合伙,实为借贷

更新时间:2019-07-26 14:50:00   点击:31269   编辑:admin

年来,随着老百姓收入的提高,投资理财成为一种财富增值的方式,而市场上也出现了种类名目繁多的理财投资公司,并随之产生了因投资引起的纠纷。近日,石家庄市长安区人民法院就判决了一起“名为合伙,实为借贷”的典型案例。
基本案情:
2014年1月7日,某投资公司(甲方)与邵某(乙方)签订《合伙投资协议》,主要内容载明:1、甲方投资管理的“石家庄某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甲方出任普通合伙人及合伙事务执行人;2、乙方以自有合法资金20万元投资该中心,成为该中心有限合伙人之一;3、甲方作为投资管理人,承诺将资金定投到“某基金”,取得预计不低于12%的投资收益;4、甲方承诺自乙方出资到位之日起,即视同乙方成为有限合伙人,确保将应分配的投资收益及时划入乙方指定账户。并于同日石家庄某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向邵某出具20万元收据一张。
2016年4月20日投资公司向邵某出具承诺退还本金函主要内容载明:邵某于2014年1月7日投资一年期产品,投资金额20万元。投资公司承诺于2016年12月31日前将本金20万元及预期投资收益退还至邵某指定的账户,自承诺之日起未退期间年化收益率为13%。
但是投资公司一拖竟然又拖欠了一年多,邵某多次到投资公司要求按照承诺退还本金函的约定支付本金及预期投资收益,但投资公司拒不偿还。于是,邵某便来到石家庄长安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投资公司返还20万元本金并按照约定支付利息。
在庭审中,某投资公司辩称其作为本案诉讼主体不适格,应驳回原告起诉,从邵某提交的《合伙投资协议》收款收据可以看出,原告20万元款项的收款单位为某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被告仅是投资管理人,其已经完成其在协议中约定的义务,不应当承担还款责任;并且该笔资金投资性质为股权投资,原告将资金交付被告,由被告代原告进行投资,且投资性质为股权投资,原告为基金合伙人,退出资金为退伙行为,应按有限合伙人退伙处理,同时《合伙投资协议》第五条明确约定,乙方中途减资伙或退出合伙企业,应按规定办理相关手续,应该将某投资中心作为被告;同时邵某混淆收益和利息,被告作为普通合伙人成立某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吸收原告投资的20万元作为该中心有限合伙人。可见,原告邵某明确知道其所投资资金是其作为某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人所应缴纳的出资金,其缴纳资金后,也享受作为合伙人带来的收益,即每年领取12%收益。原告在诉状中混淆收益和利息的概念,混淆了该笔资金作为有限合伙人出资的性质,而并非是借款,不存在固定利率的利息。
对此,邵某不予认可,称双方名为合伙,实为借贷,并且在国家企业信息公示报告中并未显示邵某为有限合伙人。
庭审判决:
法院审理后认为,合法的民间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原、被告签订《合伙投资协议》,虽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但根据被告向原告出具承诺退还本金函,承诺退还20万元及给付年化收益率13% ,故原、被告之间存在着名为合伙投资实为借贷的法律关系,法院依法确认原、被告之间的民间借贷关系成立。原告要求被告返还20万元,予以认可。关于利息,根据被告出具的承诺退还本金函,利息应自承诺之日即2016年4月20日始按照年利率13%给付至被告还清之日止。
法官说法:
合同性质的认定不能仅凭合同名称而定,而应根据合同内容所涉的法律关系,即合同双方当事人所设立权利义务内容确定合同性质。人民法院应当按照合同性质确定的法律关系审理。本案中邵某的“投资”行为,不能视为某投资中心的有限合伙人。协议只约定了邵某的“投资”行为只享受收益但却不承担任何责任,是典型的名为合伙实为借贷的法律关系。